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差一步苟到最後 起點-1702 正主現身

差一步苟到最後
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
“呜~~~”
绿皮火车缓缓驶离了站台,十二节车厢坐的松松散散,赵官仁也补来了两张软卧车票,让同房的两名乘客去了隔壁,夏不二也把沐樱子带走了,只留下他和张可人两人。
“张老师!你之前对我有些误会,我不敢解释也不敢管……”
赵官仁跟张可人并肩坐在下铺上,正色说道:“起初我觉得姜雨蒙她们自甘堕落,我没必要为她们出头,谁想到她们一块失踪了,还把你和沐樱子牵扯进来了,我就不得不挺身而出了!”
“官仁同学!谢谢你,老师为之前的态度向你道歉……”
张可人低声说道:“姜雨蒙不是自甘堕落,而是为了家人深入虎穴,三年前她姐姐在本市失踪,她母亲没日没夜的寻找,结果两年前也跟着失踪,只留下了一条线索,夜叉!义爷!”
錦繡深宮:皇上,太腹黑! 半枝雪
“夜叉?”
赵官仁故作惊疑的问道:“姜雨蒙是单亲家庭对吧,母女俩接连失踪了,警方就没给出什么交代吗,你又怎么会卷进来?”
“警方找到了她们的尸骨,一个是登山坠亡,一个是失足溺毙,但即使通过了DNA鉴定,姜雨蒙也不相信她们死了……”
张可人无奈道:“起先我为了安慰她,为她提供了一些帮助,没想到真让她查到了一些事,至少有上百个女孩的失踪案,全都跟刘义集团有关,还意外获取了一些非法交易的黑材料!”
刀劍神皇 亂世狂刀01
“我明白了!”
赵官仁点头道:“姜雨蒙偷了人家的黑材料,惹来了杀身之祸,她该不会把黑材料交给你了吧,否则人家也不会盯上你了!”
“我有一套复印件,但关键证据在姜雨蒙手上,你把她曝光之后,她就赶紧躲起来了,躲在哪也没跟我说……”
张可人怯声道:“我把手头的证据提交到了省里,省里为此成立了秘密的专案组,刚刚的梁警官就是专案组的人,他们负责保护我去拿证据,但你一说他替义爷做过事,我就担心他是个叛徒!”
“有我们在你不用怕,怎么也是八个大小伙子……”
赵官仁低声问道:“你跟姜雨蒙约好了见面,还是只拿材料不见面,但你为什么要把沐樱子带来,她舅舅跟那些黑警的关系匪浅啊?”
“为了保护雨蒙的安全,只拿材料不见面,开庭了她才敢出来……”
张可人回答道:“到站之后雨蒙会发消息,告诉我材料存放在哪,带上沐樱子是为了将计就计,她舅舅是一个好警察,一直在暗中帮助我们,但为了自保只能假装同流合污!”
“张老师!人心隔肚皮啊,你们也太自信了……”
赵官仁摇头说道:“刘义要是知道你们来拿证据,不要说几个可能变节的小警察,你就算带一队特警来也没用,那些亡命徒什么事都做的出来,我们也不去工厂了,到站之后我们保护你!”
“这……”
张可人欲言又止的看着他,但赵官仁却起身说道:“一日夫妻,不是!一日为师终生恩情,我不能看着你往火坑里跳,但不要再跟沐樱子多说了,到了站才能知道她是人是鬼!”
“放心好了,我不会跟她多说,但我相信樱子的人品……”
张可人信誓旦旦的站了起来,赵官仁又嘱咐了她几句才出去,一看便衣警察就在过道里抽烟,余光始终注视着他们这边,而沐樱子也走了回来,还一副不认识他的样子。
“樱子!待会一起吃晚饭啊……”
赵官仁笑着跟沐樱子擦肩而过,走到软座车厢的角落里坐下,没一会夏不二和刘天良就来了,顺手买了几瓶酒和花生米,赵官仁便将刚才的对话,小声跟他俩重复了一遍。
“大锦鲤要是没撒谎的话,那就是冲着杀人灭口来的……”
刘天良掩着嘴说道:“专案组既然敢把消息放出去,说明这车上的便衣远不止两个,夜叉他们把火车一分为二,偷摸弄走证人和证据,剩下的便衣随车正常到站,一时半会找不出头绪!”
“嗯!我也是这么想的……”
赵官仁低声说道:“偷拍照中没有刘义,但四个老男人却上来了两个,这两人肯定在黑材料中暴露了,一块灭口就能死无对证,所以咱们的任务有可能不是救下美人鱼,而是保住黑材料!”
“大宝贝不在车底,头三节车厢也没发现踪迹……”
夏不二也低声道:“应该会在禹州站之前动手,很可能行驶途中就把车厢调换了,否则停车之后不可能没感觉,但咱们的任务究竟是什么,只看美人鱼会不会上车了!”
“要是到达禹州站前还找不到大宝贝,咱就弄一件乘警的衣服穿上……”
刘天良直起身说道:“让大林子待在包厢里不要乱走,咱们之中就他长的还算正派,剩下不是猥琐就是油腻,我要不是太胖就换我上了,你们啊,真是相由心生啊!”
“哈~真是屠龙刀捅屁股——开了大眼了,头回见你这么不要脸的……”
赵官仁一脸鄙夷的竖起了中指,没多会天色就黑了,在进入下一站时他们又把列车检查了一遍,没发现异常才叫上了张可人和沐樱子,师生十人一块来到餐车吃完饭。
……
一晃就到了九点四十,距离禹州站不到一小时了,两个老男人也早带着小秘上车了,但林涛冒充乘警检查了一个来回,结果还是一无所获,只是又发现了四个便衣警察。
“仁子!这事不能这么办了,咱们得用点强硬手段了……”
赵子强单独找到了赵官仁,叼着牙签说道:“二子聪明却放不开,换老泰迪去找小锦鲤,隔夜饭吃的什么都给说出来,而且大锦鲤铁定撒了谎,待会老子进去会会她,你们去对付两个老嫖!”
赵官仁问道:“你为什么说大锦鲤撒了谎,哪里感觉不对吗?”
“你不是说她车里有安全套吗,但她男人却没浮头啊……”
赵子强摊手道:“情人跟当地的黑老大对着干,她男人就算不想帮忙,可也担心被她给牵连吧,总之不会不闻不问,而且她冒着生命危险干这事,难道只是品德高尚吗,这种人又有几个?”
“我知道她可能动机不纯,但现在还不能跟她翻脸……”
赵官仁摇头道:“张可人表面看着文弱,实际上性格倔强的很,咱们还得让她继续配合,要不先把小锦鲤钓出来,你跟泰迪哥吓唬一下,我让良子他们去审问两个老嫖!”
“好!我觉得那丫头也有问题……”
赵子强扔下牙签就离开了,很快就看沐樱子被叫出了房间,刘天良他们也往老秃头的房间走去,而赵官仁为了稳住张可人,进入房间跟她聊了一会,十点整才退出来关上门。
“有谁饿了么,吃宵夜不……”
赵官仁戴上了对讲机的耳麦,很快就听林涛回答道:“不饿!二子的菜大概点错了,人家没给他上,我估计得自己做喽!”
“没毛病!请客的没来,客人自己喝的五迷三道……”
刘天良也跟着回答了一声,说明一点异常都没有发现,赵官仁只好靠在厕所边上点了根烟,直到距离进入禹州站还有一刻钟,陈.光大才从一间豪华包房里走出来。
“沐樱子没毛病,她是受了她舅舅的委托,上车配合张可人……”
陈.光大凝重的说道:“老胖子也吐口了,他们为了黑材料而来,但刘义会亲自上来解决这件事,而且我让他打给了刘义,电话里有广播的声音,禹州站正在检票,他们上十号车,下车之后再碰面!”
“车厢还没有被调换,应该是要到出站以后了……”
赵官仁低声道:“炸弹铁定在调换的车厢,但怕就怕炸弹粘在车底,到站之后再下去检查一遍,要是发现美人鱼上来了,咱们跳窗分车也得带她下去,躲过爆炸再说!”
“我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,你在这守着,我再去后面看看……”
陈.光大面色阴沉的往后走去,赵官仁继续守在过道内,直到列车缓缓进入禹州站,他们六人赶紧从侧面翻下车,每人负责一节车厢,趴在车底检查炸弹的踪迹。
“炸弹不在这里,前面五节车都没上人,客人已经被拉走了……”
耳麦里响起了夏不二的声音,六兄弟又连忙爬回了车里,这一站停靠的非常短暂,前后十分钟列车又启动了,赵官仁和夏不二直奔火车头,其他人都守在中间和车尾。
一号车厢里没几个客人,大多都躺在硬座上休息,还有个列车员坐在过道边看书,再穿过一扇门就是火车头了,但过道门的玻璃被报纸糊了起来,看不见火车头里的情况。
“哎!你们干什么,这里的厕所坏了,不能用……”
列车员警惕的放下书站了起来,两人顿时暗骂了一声,早知道就应该先把他给闷掉。
“我们找乘警,钱包丢了……”
赵官仁摊开双手走了过去,猛然挡住列车员和乘客的视线,夏不二瞬间上前猛地挥出一甩棍。
“砰~”
列车员闷哼一声就要倒下,眼疾手快的赵官仁一把将他扶住,迅速把他靠在了墙上,同时拿起大檐帽盖住他的脸。
“我不知道是不是被偷了,反正没了……”
赵官仁假装跟列车员说话,空旷的车厢也没人注意,闷不作声的夏不二立即打开了过道门,结果通往火车头的门却被锁住了,同样糊着几张报纸,看不清里面的状况。
“钥匙!”
赵官仁迅速从后面走了过来,递上了一串列车员的钥匙,可列车忽然咕咚一声响,震动不大却听的很清楚,要是在软卧车厢肯定感觉不到。
“顶到车了!”
两人吃惊的对视了一眼,夏不二连忙用钥匙开门,同时耳麦里也响起了林涛的声音:“调包了!后面的车被断开了,但没有发现动手的人,一定是有自动脱离机构!”
“前面也顶到车了,美人鱼肯定上来了……”
赵官仁急忙回复了一句,夏不二也猛地拉开了过道门,可入眼就是两个昏迷的列车员,躺在两排变电柜的中间,而顶头的驾驶室还有一扇小门,两人赶忙冲了过去。
“不好!他要跑……”
夏不二一棍砸碎了小门的玻璃,只看一个黑衣人从窗户爬出,身手敏捷的扑到了前方的车厢上,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之后,迅速钻进了车厢之中,还把门给反锁了起来。
“全部过来,正主在前面……”
赵官仁跟着夏不二朝窗外爬去,赵官仁猛地翻上了车顶,只见前方赫然顶着五节绿皮车厢,居然没有火车头做牵引,而被断开的车厢也被拉走了,正朝着侧面迅速远去。
“糟了!夜叉不是猎人,他们也是猎物,不能让车进隧道……”
赵官仁猛地扑到了前方的车厢上,踩着车顶迅速往前跑去,可隧道的距离比他想的更近,漆黑的旷野又没什么光线,在他即将跑到车头的同时,海底隧道也猛然朝他撞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