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太昊金章 愛下-第一百零六章:蝕心道法,天魔萬化鑒賞

太昊金章
小說推薦太昊金章太昊金章
山涧流水,绿竹随拂风而舞。
亭台楼宇间,张烈走入其中,注视着眼前景色,细细感受着自身心意念头变化。
就在这个时候,一声娇笑由远及近地传来。
张烈立身于凉亭当中,缓缓转过身形, 只见那片青翠摇荡的竹林当中,有一位身着青衫、清纯美丽,犹如林间精灵一般的少女,娇笑着跑入进来。
如此的美人,只是一眼,就令人心神摇曳, 就仿佛是每一个男子心底最深处, 那曾经纯美干净的心中女孩一般。
“幻心教的道法,果然精妙神奇,居然可以无形当中牵引人的心意,让张某来到此地。”
“小妹幻心教林雪音,在此拜见张师兄。”
“不过师兄,以小妹的幻法程度,其实根本就不足以蛊惑师兄的心志,张师兄之所以会到此驻足,却是平日里各种心意压制过度,是您本心里就想来到此地,小憩一番的。”
林雪音的这一番话,直击要害。
张烈这些年以来,或是苦修,若是做事,虽然也有各种各样之情志,却也被其以心神强行压制了。
以求更多的将心思投入到道法修炼、剑术修行当中。
林雪音此时此刻的一番话, 仿佛是在劝告张烈,放开对自身心意的压制, 会展心神也是道法自然。
这似乎是一种,让人可以接受的好意。
“本我为体,欲望为用。幻心教这种三流幻术,就请不要在我面前施展了。”
冷笑着,张烈挥了一挥衣袖,双方如剑般,锐利无比的刺向了眼前的美貌少女。
而一见此,林雪音的周身仿佛出现了一阵阵虚无的涟漪,当她连续后退两步之后,张烈再见此女时,已然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勾魂夺魄之感了,虽然依然是颇为美丽。
三十多年潜心修道,张烈已经渐渐认识到了本我与欲望之间的关系:
本我是主体,人的头身躯干。
欲望是四肢,人的行动能力。
人失去了四肢,固然是生不如死,但是任由欲望膨胀而失去了本我,欲望同样也无所附着。
无论是天罡道法胎化易形,还是地煞秘术地煞剑经, 都是讲大道讲法理重过讲应用, 张烈诵读经书多年,形神浸质转化, 早已然是道心清明,再非寻常幻术可以撼动的了:
也就是说,他可以很好的处理自身努力与欲望间的关系,既不会把自己搞得生不如死,也不会任由欲望膨胀,最终导致彻底吞噬自身。
花之华
“师兄……师兄小妹错了,请师兄恕罪。”身为幻心教的修士,最为畏惧的便是这类道心清明坚定之辈。
在张烈的眼神逼迫之下,那青衣女修脸色略显苍白、畏惧。
“说吧,引我前来,所为何事?”
金虹谷与幻心教现在是盟友的关系,此时此刻张烈也不可能直接激发飞剑斩了眼前之人。
因此在破开对方的幻术之后,他转过身形注视着此处的风物景色。
“张师兄,小妹此次前来,其实真的是带着好意来的,您是金虹谷新一代弟子中的剑中魁首,而我幻心教多年以来则是以不擅争战著称,因此,我宗许多长老对您有意,想请您加入我宗……只要您肯,我宗上上下下除宗主以外,尽您予取予求,共参大道。”
在说这番话的时候,虽然刚刚才被破掉幻术,但是林雪音还是有飞霞上脸,神色娇美至极。
然而张烈却是并没有过多的理会,召出剑光,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去了,只留下林雪音一个人继续在那里表演。
“幻心教上上下下予取予求,当老子不知道幻心教是什么地方?到底是老子予取予求,还是成为共用鼎炉,一年苦干七百多天,一口气都不让歇是吧?”
放松与纵欲是两回事。
一个修炼有成的修士,长年累月的苦修几乎是必然的。这个时候有幻心教的修士,施以幻术侵扰其心志,看似合乎道法自然,但幻心教的修士会不断的强化欲望压制本我,最后结果,就是四肢无限膨胀而本我无限缩小,道基尽毁矣。
张烈御剑而走,头也不回。
第九星门 小刀锋利
因此,他也就没有注意,没能听到,山间亭台内传来的幽幽低语声:“张师兄,以后你就会明白,小妹这一次,真的是前来救你的。”
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,那一处亭台之间,又有一位蓝衣美人,娉娉婷婷走入其中。
我与花的忧郁
她的身上既有着少女的天真,又有着女孩的清涩,还有着妇人的丰韵,甚至还带着母性的美感。
青衣女修林雪音一见此人,就小跑着跑了过去,扑入其怀中,亲昵得不行。
“娘亲,娘亲,这一次您真的是找到了很好的食粮呢。您说,这对师姑师侄间的死斗,到底谁能赢?他们一个修为深厚,一个道心坚定,也真的是很有意思,很有悬念。”
“你啊,你这个小贪嘴的,不让你来,你非要来,被人欺负了吧?他们姑侄两人抵死相斗,无论最后是谁能赢,都是我们得利,获其资粮。”
药结同心
幻心教的核心道法,以侵蚀他人道基,增幅魔念为其己任,甚至可以对远强于己的修士出手,尽毁其一世苦修,化为精进自身的道法资粮。
而在这个时候,一无所知的张烈已然到了归元山,师叔的洞府之前,通报了玉碟。
这几年以来,他几乎是年年都要来这归元山拜访的,虽然自己的师尊是七煞道人,但是出于多方面的考虑,张烈也很愿意与这位颇为照拂自己的上修处好关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