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青葫劍仙討論-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洛神鑒賞

青葫劍仙
小說推薦青葫劍仙青葫剑仙
轩辕浩宇微微一愣,脑袋还有些没明白过来。
眼前这位刺客才不过通玄中期的修为而已,而儒神将已经是化劫境渡一灾的实力,双方境界相差如此悬殊,为何凌冲霄还要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。
甚至是…….他居然叫自己快走,由他留下抵挡此人,而不是擒拿此人?
轩辕浩宇的脑袋转得飞快, 忽然想到什么,忍不住惊呼了一声。
“凌神将……….难道他就是把你打伤之人?!”
凌冲霄没有开口,只是脸色凝重地点了点头。
“居然是他!”
轩辕浩宇看向梁言,目光中满是惊骇之色。
他早就听凌冲霄说起过,轩辕凌薇身旁有一名剑修,神通十分了得,但却不知道对方的修为境界。
凌冲霄身为十二神将之一,被一位通玄境的后辈所伤,自觉脸上无光,这种事情当然不会逢人便说,即便是轩辕浩宇问起,他也只说是一名厉害的剑修,导致轩辕浩宇想当然的认为对方也有化劫境的修为。
直到今日亲眼看见,轩辕浩宇才知道梁言的存在。
“殿下,当日落枫寺一战,所有人都受了重伤,凌某这几天日夜调息,也只恢复了不到四成的功力。而这小子却是神完气足,恐怕已经伤势尽复,以凌某现在的实力,仅能阻挡他片刻而已。”
凌冲霄虽然表面不动声色,暗中却偷偷向轩辕浩宇传音,语气中带着几分焦急。
那轩辕浩宇也不是蠢货,
听后立刻就反应过来,根本不多一句废话, 抬手法诀一掐, 一辆飞梭从储物戒中飞出, 停在了他的身前。
这位轩辕城的二皇子,根本看也不看手下众人,纵身一跃跳上飞梭,接着法诀急掐,化为一道黄色遁光往大殿外面冲去。
“想走?”
梁言冷笑一声,头顶剑丸呼啸而出,在半空中划过一道长虹,向后追了上去。
“姓梁的小子,你当凌某是个摆设吗?”
凌冲霄哼了一声,抬手丢出“虎候点兵砚”,又用“星尘化河劲”在半空刷出一条璀璨星河,一左一右,拦在了蜉蝣剑丸的面前。
轰!
剑丸斩在黑色砚台之上,一股强大的余波扩散开来,把整个大殿都震得左摇右晃。
与此同时,那条星河也从天而落,一股撕扯之力从中传出, 似乎要把梁言的剑丸给吸入星光河流之中。
“哼!”
梁言冷哼一声, 手中法诀急掐, 蜉蝣剑丸在半空轻轻一转,无数道青色剑气席卷而出,瞬间就把头顶的星河冲了个七零八散!
“星尘化河劲”和“虎候点兵砚”分别是凌冲霄压箱底的神通和法宝,如果放在以前,两大杀招同时使出,即便是剑婴境的梁言也奈他不可。
可是现在,梁言用《八部衍元》强行压制了体内的煞气,早已恢复了全盛之姿,而凌冲霄还在被煞气苦苦折磨,一身功力只恢复了四成,当然不是他的对手。
青色剑丸把茫茫星河刺了个通透,无数剑芒从星河之内穿出,星光也随之逸散而出。
双方都用本命神通交手,仅仅只坚持了几招,星尘化河劲就被蜉蝣剑气破去,整条星河溃散在半空之中,星光洒落,最后又消散于无形。
凌冲霄抵挡不住梁言的剑丸,脸色煞白如纸,本就没有完全压下的伤势又被勾起,竟是忍不住喷出了一口鲜血。
“殿下快跑!”
凌冲霄不顾自身伤势,强行催动“虎候点兵砚”与风火金轮撞向梁言的飞剑,然而他重伤之下,哪里拦得住蜉蝣剑丸。
砰!砰!
连续两下斩击,两件神兵法宝都被剑光弹飞,尤其风火金轮的表面还被剑气侵蚀,原本就存在的裂缝瞬间扩大了数十倍!
眼看梁言的一剑之威,竟然连儒神将都抵挡不住,那轩辕浩宇此时已经吓得魂飞魄散,不断朝脚下飞梭打入各种法诀,化为一道流光,奔着大殿出口飞去。
“哪里跑?”
朱友清早已等候多时,此刻冷笑一声,手中忽然多出两柄分水刺,紧接着足下轻轻一点,身化遁光,直接拦在了轩辕浩宇前进的路上。
他把手中神兵向前一挑,瞬间就把轩辕浩宇脚下的飞梭挑成了两半,紧接着分水刺向前一刺,眼看就要刺中对方的肩头。
就在这时,一条银色长绫忽然从旁飞出,卷在轩辕浩宇的腰间,把他轻飘飘地往下拖了十余丈,刚刚好躲过了朱友清的一刺。
与此同时,又有两条银绫从不同方向飞来,仿佛柔若无骨的玉手,分别卷在朱友清的两柄分水刺上。
一股阴柔之力从兵刃上面传来,仿佛无孔不入的污水,往自己体内经脉钻去。
朱友清吃了一惊,急忙运起纯阳之力来对抗这股阴柔的力量,又顺着长绫向下看去,只见洛神此刻正巧笑嫣然,用一条银绫卷了轩辕浩宇,两条银绫卷了朱友清的神兵,娇笑道:
“朱城主,您也太心急了吧!不如让奴家来陪您玩玩,也让城主尽兴一回,如何?”
她这一笑,百媚顿生,即便是朱友清看了,也觉得骨头发酥,一股欲火从小腹中窜上头顶,几乎就要把持不住。
银绫上的阴柔之力趁着这个机会疯狂反扑,瞬间就把朱友清的纯阳之力冲散了不少,有一些甚至已经顺着他的掌心钻入了经脉之中。
不过下一刻,朱友清体内玄功运转,马上就回过了神来,嘴里怒骂道:
“妖妇!”
他体内的纯阳之力蓬勃而出,瞬间就把那一丝阴寒之气剿灭,同时脑后冒起红光,一头赤红仙鹤展翅飞出。
“赤松诀?”
洛神瞥了一眼半空,微微一笑,脸上露出了饶有兴致的表情。
“嘻嘻,早就听闻赤松子的大名,奴家也是心痒难耐,就来看看你这赤松诀究竟有几分火候!”
话音刚落,她便抬手一挥,周围波纹荡漾,一面水镜凭空出现。
那朱友清的纯阳仙鹤正飞在半空,却见水镜表面轻轻一晃,一只玉手从中探出,恰好就抓在了仙鹤的颈脖上。
“昂!”
一声清越的嘶鸣从仙鹤嘴里传出,下一刻,细长的脖子被人锁住,向上提起,竟然动弹不得!
朱友清见状脸色微变,默运《赤松诀》,头顶赤红仙鹤红芒大盛,反过来一口啄在那只玉手上面。
与此同时,他又把《浩天神功》催动到极致,手上的两柄分水刺寒光凛冽,往空一挑,竟把两条银绫都挑断了。
“嘻嘻!”
眼看自己的两条绫带被扯断,洛神不怒反笑,妖媚娇躯在流苏衣裙中若隐若现。
“朱城主好生心急啊,你把奴家的衣服都扯破了,奴家就从了你嘛。”
说罢娇躯一扭,飞身而上,居然往朱友清的身前飞来,就好像真的是要投怀送抱一般。
“妖妇!滚开!”
朱友清一声大喝,不知怎的,面对这位风情万种的女修,他居然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。
明明自己是体修,明明他在以往的斗法中总是千方百计的靠近对手。
可面对眼前这位“洛神”,他却不想被对方靠近,甚至有一种想逃得远远的冲动。
朱友清大喝之后,整个人向后飞退,同时法诀急掐,想要把头顶的纯阳仙鹤收回自己身边。
回去之前叫醒我
然而那水镜中的玉手却始终牢牢拽住仙鹤的颈脖,根本不给对方一丝逃跑的机会,随着仙鹤嘶鸣不绝,那玉手也在一点一点往镜中回缩。
几个呼吸的功夫过去,仙鹤已经被玉手拖到了水镜面前,那玉手毫不客气,拽着颈脖就往镜子里面拖拽。
“不好!”
朱友清脸色微变,那纯阳仙鹤虽然不是实体,但却是用自己体内的本源之力所化,如果仙鹤被人捉去,那自己辛苦修炼的纯阳之力将会损失不小。
他掐动法诀,想要打散自己的仙鹤法相,化整为零,再重新收回体内。
然而那雪白玉手却好似掐住了仙鹤的命门,不只无法移动,就连散功也做不到!
可怜朱友清,堂堂一城之主,却只能看着自己的神通被人控制,雪白玉手一点一点把那只仙鹤拖入了水镜之中。
镜面之上霞光一闪,一切又恢复如初,仿佛两人从未用神通在半空中争斗过。
只是镜子里面却出现了一只火红仙鹤,不断用头撞击镜面,并非是倒影,而是真的被锁在了里面!
感受到那部分和自己同根同源的纯阳之力逐渐消失,朱友清悲愤地大吼了一声,《浩天神功》猛然爆发,不再继续逃避,反而迎着洛神冲了上去。
“妖妇,我要你付出代价!”
面对朱友清的愤怒,洛神却是咯咯娇笑。
“好哥哥,这才像个男人,就让奴家来帮你松松筋骨吧。”
她把双手一挥,周围忽然出现淡蓝色的水雾,烟雾缭绕,氤氲袅袅,只一瞬间就把疾冲过来的朱友清给笼罩了进去………
眼看朱友清也被洛神拖住,轩辕浩宇的脸色微微一松。
今日轩辕凌薇突然出现在自己寻欢作乐的寝宫之中,的确让他吃了一惊,本以为自己这个六妹败局已定,应该在外面仓皇逃窜,自己还派了大量高手去围追堵截,永除后患。
却没想到她居然有如此胆识,非但不逃,反而还杀回了广陵城,找到了自己秘密修建的地宫。
当梁言和朱友清这两大高手同时出现的时候,轩辕浩宇是真的有些害怕了,几乎以为自己就要死在这里。
好在儒神将此人尽忠职守,即便身受重伤,也还一直跟在自己身边,而洛神的实力更是大大超出了自己的预料。
本以为这个和自己同床共枕多日,并且愿意传授双修之法的女子,最多只是刚刚突破到化劫境而已,却没想到她居然能压制住朱友清!
轩辕浩宇并非鲁莽之人,此时此刻,大殿之中混战一片,自己虽然有通玄中期的修为,但身为统帅,不应该亲自加入战场。
这个时候,保住自己的性命才是重中之重!
只要从这里逃出去,不论这场地宫混战最终的胜负如何,自己都可以调集城外的大军,让天威神将回来剿灭这些刺客。
也就是说,只要他能安然无恙地从这里出去,轩辕凌薇的败局就已经注定了。
想通这点之后,轩辕浩宇没有犹豫,趁着朱友清和洛神激烈交手的时候,整个人化作一道黄色遁光,再次朝洞口飞去。
“拦住他!”
大殿的乱战之中,轩辕凌薇始终在关注着自己二哥,眼看他即将冲出洞口,忍不住大声叫了出来。
刷!
还不等她有所行动,有人比她更快,话音未落就已经冲上了半空。
只见是一道紫色遁光,遁光中的人影身材娇小,发丝飞扬,正是轩辕灵薇的贴身护卫,紫杉!
此时此刻,紫杉的双目赤红,似乎带着无尽的仇恨,额头上面还有一枚枫叶印记忽明忽灭,不过这印记只有左边的一半。
飞遁中的轩辕浩宇察觉到了异样,目光往下方一扫,很快就发现了朝自己逼近的紫杉。
“乙木双生体?”
轩辕浩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。
“畜生!还我妹妹命来!”
紫杉大吼一声,双掌齐出,紫色掌印冲上半空,往轩辕浩宇的胸口印去。
“什么妹妹?”
轩辕浩宇眉头微皱,不过还不等他继续开口,那紫色掌印就已经到了自己的面前。
砰!
一声闷响传来,却是轩辕浩宇祭出了自己的本命法宝,只见一枚玄光灿灿,上有龙纹的金锁挡在了面前,把紫杉的紫色掌印给镇压了下去。
“护驾!”
大殿之中,两道人影飞快地窜上半空,其中一人大袖一挥,两道金虹从袖中飞出;另一人则是隔空一掌, 一枚火红气刀从掌心飞出。
两金一红,三道霞光划破长空,直奔紫杉的后心而去。
“乾坤子母刃!修罗掌刀!”
正在底下与一名黑衣修士交手的轩辕凌薇,一抬头就认出两人的神通和法宝,顿时脸色大变,急忙叫道:
“紫杉,退回来!”
然而此时的紫杉却是不管不顾,对于身后两人的神通和法宝毫不理会,只把遁速催动到极致,同时双手法诀急掐,一圈紫色光晕从体内扩散出来,瞬间就把周围百丈,包括轩辕浩宇在内,全都笼罩了进去………